服务热线:0755-88856770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争当世界级芯片巨头 紫光集团是如何布局的?

争当世界级芯片巨头 紫光集团是如何布局的?

信息来源 : 网络 | 发布时间 : 2016-10-27 13:06 | 浏览次数 : 568
    “并购狂人”、“炒股投资者”、“新IT巨头操盘手”……哪个标签适合赵伟国?
    作为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上一次身陷舆论漩涡,是2015年10月末的台湾之行。
    彼时已经先后主导紫光集团18.7亿美元买下展讯、9.07亿美元收购锐迪科、25亿美元控股新华三的赵伟国,马不停蹄赶赴台湾,斥资6亿美元拿下半导体封测企业台湾力成25%的股份。
    许是由于一连串的大手笔并购,且离开台湾前,还对联发科和台积电两大台湾IT巨头抛出橄榄枝,惹得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暗讽,“赵不过是一个炒股的投资者!”
    然而赵伟国并没有在意这样的“风言风语”。进入2016年,赵伟国依旧带着紫光系延续“买买买”模式:一季度,紫光系突击潜伏进14家上市公司股东名单;9月,注资1.58亿美元与美国西部数据成立的合资公司——“紫光西部数据有限公司”在南京揭牌。
    这还不是终点,在今年2月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赵伟国表示,紫光集团未来将要做3000亿元产业投资和并购基金,而今年至少会完成600亿~800亿元投入,设立5只左右的产业并购基金。
    赵伟国给紫光设定的目标是,总产值进入世界前三,成为世界级的芯片巨头。
    赵伟国和紫光到底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
    赵氏旋风
    刚参加完紫光西部数据合资公司的落成庆典,赵伟国心情很不错,他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芯片产业是一个重点,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家企业能进入世界前三,那就说明中国的芯片业没有成功。”
    从这样的话里,你会感觉到,他既不像有人传言的那样“低调”,更不像是郭台铭口中的投机狡黠,倒更像是“自信”、“耿直”,或者换个更贴切的词,叫“雄心”。
    这种风格,从他上学时就有了蛛丝马迹。
    1985年,赵伟国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谈及清华大学,赵伟国说,“很多时候你都没注意到你所经历的环境会在你内心深处种下一颗种子,等你有一天回首往事时才会发现。清华五年的教育,相当于赋予了我一个贵族的出身。”
    五年求学期,他靠维修电视和帮别人写软件来获取收入;毕业后,他在北京中关村做了三年工程师,从事自动控制系统的软硬件开发工作。
    那时候的中关村势头初现,是个技术性人才历练的好场地。但他似乎并没有满足,三年后,他又回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攻读通信硕士学位。也是在此时,他开始接触紫光集团,兼职担任紫光集团自动控制系统方面的工程师。
    硕士毕业后,赵伟国的职业生涯上几乎是“开挂”般的迅猛:1996年硕士一毕业就成了紫光集团自动化工程事业部副总经理,第二年出任清华系公司同方电子的总经理。2004年创办了私人企业健坤集团,这家集团后来在2009年入股紫光集团49%的股权,赵伟国也先后成为了紫光集团的总裁、董事长。
    赵氏旋风同样被他带到了紫光集团。从2013年6月向展讯通信发出收购要约起,赵伟国领导下的紫光集团就开启了至今没能停下来的“买买买”模式。
    有媒体做过的不完全统计是,仅从2015年到现在的这一年多时间里,由赵伟国一手主导的股权投资交易就超过13起,涉及资金在700亿元人民币左右。
    “赵伟国疯了吧?”、“紫光在资本炒作?”、“哪来那么多钱?”不只是郭台铭,一开始,几乎所有人都表现出这样的不解和质疑。
    赵伟国也从不避讳自己的资本操作,“紫光这几年的发展确实用了一些资本的手段,资本并购是手段,资本并购为用,科技产业为本。”他这样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过去的一年里,赵伟国不只一次为自己的并购之举做过类似的解释。
    当然,如果抛开资本操作层面的质疑,认真盘点紫光这几年走的步子,会发现赵伟国的收购逻辑其实也很简单。
    “IT服务的三个核心要素就是计算、网络和存储。”独立评论人王如晨这样认为。如果按照这样的划分复盘,会发现,截止到目前,紫光就是围绕这三个核心领域在招兵买马。
    在集成电路领域有了展讯、锐迪科以及紫光国芯旗下的深圳国微电子、同方微电子等;网络信息系统业务有了新华三,最新的紫光西部数据,则补上了存储环节。
    什么样的紫光
    这些布局未来会造就一个什么样的紫光?或许从赵伟国的变化可以看出端倪。
    2016年赵伟国在各种场合对外发言时,开始频频提及一个关键词——“企业使命感”。他所说的“使命感”,一是指他的公益慈善事业,二是指紫光集团的未来定位。
    “我们要成为世界级的芯片巨头,我想从总产值上来讲,要进入世界前三。”他说这句话时,情绪明显高涨。“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把芯片产业当成一个重点,如果没有一个企业进入世界前三,说明就没有成功。”
    “现在排名世界第一的英特尔产值500多亿美金,紧随其后的两家大概都是在300亿美金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未来五六年后你还不能达到300亿美金,就进不了前三。”他又有些激动。
    往大了看,赵伟国的“使命感”有着更为宏大的背景,2014年9月,中国成立1500亿的芯片产业扶持基金,在政策推动下,被外国技术和企业打压了数十年的中国芯片产业,迎来了最好的发展契机。
    当然,理想丰满固然值得赞扬,但眼下的局势和挑战也不可忽视。
    如赵伟国所言,紫光要进世界前三,要挑战的竞争对手颇多,在美国有一批像英特尔、GE、高通、IBM这样的老牌技术性公司,在知识产权方面已经积累起优势。
    赵伟国自承,紫光与之相比,在技术方面不具备传统优势,所以现阶段只能通过大手笔并购或投资的手段,在相关领域建立知识产权积累,通过资本买入场券。“知识产权这条道路是马拉松,别人已经跑了20公里了,我找了辆车,开20公里路,再下来和他一起跑。”这是赵伟国的设定。
    除此之外,也有人担心,吞下了展讯、锐迪科等多家具备独立品牌的公司后,由于产业基础、运作模式以及企业文化差异,紫光集团能否良好消化,又要怎样消化?
    “至少在我们这个领域中,在中国的企业中,无论是对外投资还是海外并购等等,我想紫光应该是最成功者之一。”赵伟国回应道。
    “因为第一,我只收购优秀的企业,第二,我们不轻易对企业进行整合,更多的是为这些企业打造生态,让他们之间形成协同。”
    紫光集团的这个生态到底靠什么去建立?
    赵伟国给出的回答是32个字:
    充分沟通、充分信任;
    团队建设、文化融合;
    充分授权、充分激励;
    目标管理、严格审计。
    在他看来,集团的领导者就是首先要尽可能培养员工共同的价值观,其次完善企业内部机制,然后寻找最优秀的人去领导这些企业。“所以我是紫光第一人力资源经理。
该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用户评论

没有评论
您可以在此与其他用户分享您的想法 ( 字数限制:不少于5个字符 )
您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评论,如果您是本站会员,可以 [ 点此登录 ]   [ 点此注册 ]